陈大会企业和社会最大的问题如何化解

五伦关系的缺失导致企业和社会出现了问题,如何解决唯有恢复五伦关系。

价格:

¥0.00

    所以现在我们在报纸上看,前两天我刚刚看到,未成年人伤害父母、殴打家长的事件,成上升趋势,头版大标题,这是灾。你说这不是灾难吗?他把爷爷奶奶都杀了,你还说这不是灾难。为什麽?抓起来警察问他为什麽?不给我买手机。说我们知道给你买了四个手机,那不行,还有个更好的。哪有那麽多钱?那不行,几个小夥伴合夥,一起上,把钱拿走了。他死了无所谓,他就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,这是第一个灾难。第二个灾难自杀,你辛辛苦苦把他养大,这个孩子他也不打你,他也不骂你,他心里恨你,怎麽样?门一关不跟你说话了。太多了!第二天一看窗户开着,孩子跳出去了,已经自杀了。写了封遗书「妈妈,我恨你们。」你还活不活?八岁、十二岁都自杀上吊,我们看这新闻。你说你家里老人还活不活?所以我给这些长辈们,这些阿姨们讲,我给她们讲完以後,她们过来就拉着我的手很激动,七十岁!跟我讲「小伙子,我长这麽大,这一辈子没人跟我讲过。」所以我更加坚定了我做义工的信念。

 

    现在真正的问题不是说缺钱,家家户户好吃的也有,问题是没有道!所以很多家长到处去学,给我的孩子报这个班,学钢琴,学这个、学那个,孩子将来他杀你、他自杀!你怎麽办?所以说价值观决定什麽?决定吉凶祸福,价值观就是传统的伦理道德。所以孔老夫子讲「温良恭俭让」,孔老夫子有这五德,这五德就是规律,做人就应该这样子。所以我们这些做後人他不了解,他觉得好像我们孔老夫子也很奇怪,他是没钱,他穷,他在那俭朴,温良恭俭,俭就是俭朴,他为什麽要俭朴?他不懂为什麽要俭朴?俭朴是真正的自然规律。现在是什麽?现在消费是真理,这能行吗?

 

   大学生现在的问题就更大了。我去北京中医药大学做报告,学七年,他们学中医七年都在下边,很多。我就看着他们聊了几句,我说我看到你们,我就知道咱们国家中医没有希望,没有前途。他们就很受刺激,我一讲他们就很不服气,陈老师,你凭什麽这麽讲?小伙子站起来。我说你看你头发是黄颜色的,你们这里的还有这个脸上,那叫什麽?钉钉了,耳朵、鼻子上面有钉,舌头上还有钉,这个钉、那个钉,然後你有英文名字,你叫Mary,他叫Jack,一张嘴就是Hello,然後一放电话就是bye bye。家里有宠物,宠物叫Elizabeth,你最喜欢,买的都是圣罗兰,你戴着戒指,你过圣诞节,然後你往那一坐你说我是中医。你怎麽能是中医?你想我不是说不讲道理,传统文化最讲道理,我给他们一讲,他们听了之後也挺气的确实。後来就站起来,有一个女生就接话,她说「陈老师,真的像你说的那样,我们很没有希望。」我说为什麽?这是大学生亲口跟我讲,学了七年,他们到第七年到医院要去实习,现在中医院坐堂的中医,中医我们讲的坐堂医生,他坐在那干嘛?病人来了,来了之後先开单子,让这个病人先干嘛?所有的中医全是,北京可能这样,其他地方我不了解,应该是全国都一样。开单子让病人先去做CT,去验血,你是中医、还是西医?

 

    中医,我就在那坐着,我就跟学生们讲,我说你们不像中医,为什麽?因为你首先不是个中国人。你连中国人都不是,你怎麽能说你是中医?不合乎逻辑、不合乎道理,七年白学。她说我们真的白学。现在我们一去往那一坐,门口写着中医,一进来之後先让做CT、验血去,这不是中医该干的。我就跟他们讲,中医四门学问望、闻、问、切,头一个望,你们还不如我。我是做记者出身的,我经常出去做曝光的新闻。我往这一坐,灯一架,两个椅子往那儿一摆,这个嘉宾很有可能是个贪官,他有可能是个坏人,有可能是个犯人。他有的时候他会骗我,他不会那麽乖乖的就告诉给你,社会大众事实真相,他会骗你这个记者。记者是什麽?公器,公就是社会大众那个公,公家的公,器是器皿的器,公器,你得有这个本事。所以我做这麽多年记者我有这个本事,这个人一来,我看他一眼我就能知道个大概,坐这说不到一、二句话,我就知道我今天这个采访有哪些问题我该问,有些问题可能问不了。很短的时间你就要做出这个判断,这是什麽?这是功夫。

 

    我说你们知道中医怎麽看病?中国的老中医,我讲的这是传统,他往这一坐桌子上什麽都没有,顶多一杯茶水。病人来了,来,坐这儿,病人一看他病好了一半,为什麽?你看这个老中医红光满面,非常慈祥,非常祥和,气场好、气氛好。你一见他心情好。现在你到医院去看,你看这个医生,你愈看他愈像病人,你找他去看病,他甭来给你看病,你看他脸色也不好,气急败坏,他还心里想着股票的事,他给你写药方,你就站起来我还有事,我不看了,为什麽?你对他没有信心,无论中医、西医现在全是这样。他现在只要不害你,不给你多开药,你就非常感谢他了。现在就是这样,只要他不害人,就是我一开始所讲的,人每个岗位,每个身分,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是什麽样子。都是什麽样子?都成了商人,商人还不是好商人,都是骗人的那种人,骗人钱的。现在人都是这副模样,你看了谁都不放心。

 

    现在大家都住楼房,街坊四邻谁也不认识,七、八年也不认识,不知道对门是谁。我们坐电梯里面,我学了儒家的这些传统文化之後,很懂礼貌,在电梯里面就跟老阿姨一上来,我冲她一笑,她吓一跳。现在就是这样,陌生人你冲她一笑她当然害怕了,她不知道你什麽意思。所以我从安徽庐江回来,庐江汤池有个传统文化教育中心,我在那鞠躬鞠得我非常好。因为鞠躬它和你自己人的本性是吻合的,你给他鞠一躬,你不恨他,很美好。那小孩子给你鞠躬一派祥和,人定,真的是有力量。回北京,我可不敢给人鞠躬,怕真的会把人吓坏,给人家吓坏了,那不就违反了咱们仁爱的基本原则?没办法!所以在中国你做善事,你做点好事,懂礼貌,仁爱,对人微笑,现在不行,现在真的是这样。所以说我现在就体会到一点价值观坏了,真的是价值观,价值观一坏,学生学什麽都有问题。我就给他们讲,我说你们现在不就是想要钱吗?我怕他们对我没有信心,我跟你们讲,2000年没多久的时候,做电视做市场化,那会我参与,我主持一个小时的访谈,新闻访谈,在外边发行量很高,收视率很高。因为他们喜欢听我提问,它能赚十万,给我多少这个报酬?我主持一个小时六万。什麽时候的价钱?2000年多一点。

 

    我现在去跟大学生,我跟他们讲,我说你们不如我有钱,你们也不如我有名。但是我告诉你们,我说按照你们现在这个方向去发展,你也不可能有钱,你也不可能有社会地位,你什麽都得不到,为什麽?你没本事。你所学的都是什麽?都是现在大学老师们权威教的,你怎麽才能三分钟搞定他,就学这个东西,都是术,没有道。

 

    道是什麽?我跟各位讲,道其中有一个是什麽?就是志气,就是人得有骨气。所以朱熔基总理过去讲过一句话,我印象很深,他给官员题词几个字「少吃肉,多长骨头」。我印象很深,什麽意思?你得有志气。现在家庭教育就出了大问题,出了什麽问题?我们那些孩子们每天要的都是名牌,沉浸在享受当中。将来这个孩子,我就可以说有这麽一个判断,你们在座很多都是孩子家长,这个孩子如果是这样过来的话,我有个判断他一定将来没有志气,人要是没有志气一事无成!你给他送到哈佛,你给他送到美国,送到海外,你给他留一大笔遗产,他怎麽样?纨絝子弟,把这个家败光了,最後给你惹一身祸。志气是从哪里来的?从温良恭俭让来的。他不俭朴,他天天享受消费,妈妈,我要消费,我要天天吃好的。好了,他没有一个俭然後怎麽样?他就没有志气。这是我的一个体会。

 

    所以我刚才讲到中医,坐堂的老中医他坐在这里怎麽样?他就有这个本事,他真的是一看你他就知道,你还没说话,「昨天吵架了?」真吵架了。「回去多喝点菊花就好了。」你一回去,真的好了,多少钱?两毛钱。真正悬壶济世他有道在里面,而且他有本事。他那个本事从哪里来的?各位注意,中医桌子上没有仪器,他不是给你量血压,给你弄出点血来给你量你的血色素,他不是这个样。望闻问切,这本事从哪里来的?从他自身里来的。所以中国传统的智慧里面它讲什麽?它讲一点向内求,它不向外求。它永远是从自身找出来一种力量,一种本事。我们现在都是怎麽样?向外找。这个医院的院长领导来视查、来介绍,我们这个地方六栋大楼,全是最好的设备,德国的设备、法国的设备,错了!

 

    中国老祖宗,就只有一个人坐在那,能治很多人的病,张仲景、华佗、扁鹊,怎麽来的?什麽仪器都没有。中国人最高明,他那个智慧太高级了,就是我们现在不懂,为什麽不懂?断了五代,从清末就断了,从慈禧太后就断了,那是亡国之君。就一直断,然後就骂,然後现在就误解。整个我们现在就学西方,学西方怎麽样?就是拼命的物欲、物化。物化在前面,一切都是物质化,然後增长人的物欲,最後怎麽样?我告诉各位一个结果,人的能力大幅度的降低,人的灵知灵性,人自身的智慧和他的能量,和他的力量完全退化了。你坐在那儿就是个傻瓜。

 

    所以我就跟那些大学生讲,你们坐在那什麽都不可能给病人看,为什麽?你没有这个能力。因为你没有通过道来把它给锻链出来,给培养出来,给它保持住。你没有,没有人教你,学的全是西方,西方是通过科技,通过外在的这些物质的科技手段。科技才三百年,中国五千年,我就跟他们讲,我在中山大学,他们有人提个问题,「陈老师,我还是觉得美国好,说上月球就上月球,人家科技真发达。」我说你!现在(我也和他讲理)我们大部分都是不肖子孙,为什麽?对老祖宗不了解。中国诸子百家其中有一个人是墨子,我不记得是不是山东鲁国这一带人。墨子在春秋战国时期两千多年前,他做了个什麽东西?他拿木头,小木头片他做了个飞鸟,小鸟。当时没有任何机械设备,没有什麽汽油这类,这个飞鸟,墨子能够让它在天上,飞三天三夜不落地,墨子有这个本事。所以有人说这是传说,我说你看四大发明你怎麽不说是传说?我们的智慧太高了,但是我跟你讲墨子他不用,他有这个本事但是他不用。所以我真的看到了山东,那可能是泰安的一位教授写的一本书,研究墨子的。他就有这麽一段评论,他说我们的老祖宗,这个墨子真是愚钝,他要是当时把这个小木头鸟,要是继续研究下来的话,没多久第一个上月球的就是我们中国,不是美国;研究航空飞机的是我们中国人,不是外国人。我们的大学教授,墨子专家都这麽讲。错了!

 

   墨子真的是讲过什麽话?他的学生也模仿他,也做了这麽个东西,墨子就跟他讲「奇技淫巧」,就是小技巧。你学这个、做这个东西,还不如怎麽样?还不如给一个农民家里面,做一个推粮食的车。

 

     为什麽?这里面就有太深的道理。

 

    这就是後来我学了传统文化之後,我的一个体会,科技无限的去发达,无限的去推广、推进,人类一定毁灭。汤恩比博士讲的话,在七十年代就讲的话,因为什麽?科技它是一种手段,它有一种什麽功能?它能服务人类的欲望。这个欲望被无限的刺激,人的欲望无限的膨胀,他就彻底不懂得道,他就不按照道走,他就随着欲望走,然後怎麽样?就毁灭。中国老祖宗早就有这套本事,孔明(诸葛亮)木牛流马,为什麽他做完了之後那麽先进的工具他烧了,毁掉,为什麽他不要了?墨子为什麽不让後代的学生,去研究这些东西?高科技还不如做个农民的牛车?他在道中行!道中行有什麽好处?与天地万物共生、共荣,没有灾难。绝对不是落後,这个我是体会得太深。

 

    我们说到这个欲望和刺激,我最近看了一些,好像广州计生委一位官员讲了这麽一句话,他说现在爱滋病的教育已经进了大学校园,像避孕工具都已经进了大学好些年。这个官员讲了一句什麽话?当着家长讲,说什麽时候你们这些家长,是初中生的家长,他们孩子都是十二、三岁的,能够亲手把避孕套放到你们孩子书包里,咱们就文明,咱们国家就性文明,就是跟西方接轨了。我们跟西方价值观一接轨,那个灾难!所以说咱们可以慢慢看,真的我们可以慢慢的看。

 

    你看现在这个,因为我不会上网,我也不会打开电脑,他们给我讲的,爱滋病的义务宣传员,他把避孕套放在他女儿的书包里。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文明的表现,大家都学了,西方讲什麽?自由,这是我的自由。我真的见到过一个女孩子,这女孩子跟我讲她很有钱,我一见她气色不好,脸色铁青。她也是後来对传统文化产生兴趣。她说我家里有钱,半年花四十万,请台湾的一位调理师调理我的身体。我说你调理不好!她说我受的伤害很大,我堕胎有十五次。我说你是哪里过来的,她说我原来一直在国外。我说难怪了!都是这样的对不对?这很正常,价值观决定生死,决定命运。咱们不要说国家先说你家庭有灾难,价值观出了问题,大灾难。你跟着西方走,你跟着它去学,民主、自由、开放你跑不掉。

 

    那她就跟我忏悔,她说陈老师,我向你忏悔,我跟我妈妈在一起,我妈妈教训我,我只跟我妈妈讲,你不要跟我强嘴,你有什麽权利批评我?我说你怎麽会问这话?她说我们外国平等的,我一过十七岁谁也管不到我,我有自由,这是国家以法律这个形式订的,我是公民。所以现在大家怎麽样?全是朋友,全都是朋友。中国人讲五伦,老祖宗讲五伦,这个五伦是自然的关系,它是天然存在的。五伦头一个父子,父子有亲;第二个是夫妇,男女有别;第三个君臣,君臣是什麽?不是皇帝跟大臣,是上下级。譬如说刘总下边有副总,他们就是君臣关系。你是个小组,三个人,组长是君,下边是臣,君臣,君臣有义。然後兄弟、朋友,它是五种伦常关系,不管什麽社会,西方也好、远古时代也好,只要是人类社会,这五伦它都有。

 

    那现在是什麽情况?现在是大家全是朋友。所以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画面,有一个快五十岁了这麽一个家长,他应该是个作家。他就在电视前面讲,他说我儿子跟我是好朋友,有一天他跟我吵架,他抡圆了给了我一个大嘴巴,我在那看得目瞪口呆,然後过几天我们又好了。我想的就是,打得有道理,该打,真是该打,为什麽?你们是朋友。朋友我当然有权利揍你对不对?话又说回来,朋友还有一个什麽特点?你说话我可以不听,朋友可听可、不听。平等,这是西方的价值观。所以现在你看,全社会你们要跟孩子交朋友,教这个,最後孩子就直接叫你的名字。我爸爸跟我是哥们,他们是称兄弟的,我们是好朋友,他们成朋友,完全混乱。混乱的原因是什麽?五伦没有了,五伦是道。你用的交朋友那是术,在没有道的前提下,所有的这些术全都是错误的。中国老祖宗是怎麽样?传统的伦理精神是什麽?它是在道中生出来的术,术就是道,道就是术,两者不能分开,你分开了准有灾。它是规律,道是规律。

 

    所以说我的体会就非常深,我今天列的题目比较多,但是时间有限,我下面可能还要给各位留出来提问交流的时间,我今天大概想介绍这麽几个东西,我给大家说说。一个是给我们讲学校、家庭、教育,还有社会教育,下面我还讲媒体,媒体的问题很大,那个灾难不远。我还要讲西方的经济价值观、生活价值观,这是要讲的。还有就是现在这个灾难不远,还有就是我们这个环保,还有就是夫妇之道,我听说有妇联的老师参加,夫妇之道,他们很多人愿意听我去给他们介绍。很多名人他们带着太太,因为他们老吵架,他们老是想离婚。还有一个是现在企业最大的问题,还有就是官员和企业家失败的原因,做不好的原因。剩下一点时间,我再给大家简单的做个介绍媒体,我在媒体是过来人,中央电视台我是做制片人。我做制片人有个体会,我们那每周二开会,开会的时候我们当制片人手里都有一张纸,这个纸上就是收视率。如果我这个栏目收视率低,我就有下岗的危险,有灭亡之虞,所以我们都很紧张,饭碗没了,全国都这样。那一看说你这个栏目不行了,收视率低了,好了,制片人回去之後叫大家开会,开会说什麽问题?不行,现在收视率低,你去做个脱衣服的,你去做个杀人放火的,你去做个人咬狗的,他去做个猎奇的。所有的现在这些媒体都是在刺激收视,它没有道!一切都是为了怎麽好看怎麽来,所以我现在不怎麽看节目了。

 

     谢谢大家。

2011年04月22日

添加时间:

当好父母的十个要点

上一个:

下一个:

下一个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