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辈子,我还做您女儿

s

价格:

¥0.00

如果你愿意,每天都是父母的节日
        他的生活清贫而充实,他的生命温和而坚定。善良的父亲一直凭良心这杆秤,衡量着曾经的荣辱得失,用良心的尺度,心安理得地丈量着逝去岁月的无怨无悔。
      在温暖的期许中,父亲的生命也许依然脆弱,但是他留给儿女的精神却坚如磐石。在艰难行走的人生路中,他获得了常人无法体会的幸福,因为他是一个好父亲,他培养出三个大学生,三个知道感恩的孩子。
      生老病死是生命常态,在这不能拒绝的人生里,我们只能坦然面对。我们改变不了分离的结局,但我们有机会改变生命的过程,我们经常会嫌弃年迈的父母过于唠叨,嫌弃他们给你添了麻烦,可是当你将要失去他们的时候,你才会发现他们是你生命中最宝贵的记忆。
      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是母亲节,六月的第三个星期日是父亲节,总是到这个时候,子女才会想起父母的付出和伟大。其实如果你愿意,每天都是父母亲的节日,每天都是儿女的感恩日,“礼物”每天都能送出去。
        2008年4月7日,父亲做了直肠癌手术,手术比较成功,然而仅仅过了两年,父亲就被确诊癌细胞转移晚期。
      如今,父亲已经无法下床,水米难进了,看着体重急聚下降的父亲,我心如刀绞。父亲的时间不会太多了,一想起他即将离去,我就痛苦万分。在这个父亲节,我想讲出父亲的故事,这或许是我送给他的最后一份父亲节礼物了……
      生活在产大米的地方,吃的却是高粱米
      父亲1942年4月出生在辽阳的一个小山区,虽然家境贫困,但父亲却非常要强。19岁的时候,父亲跟随伯父离开家乡到沈阳读书,三年毕业后,下乡到苏家屯区八一镇。
      1966年,父亲结婚,新房是父亲所住青年点的一间不足五平方米的小仓库。我出生以后,三个人住这间小仓库显然太挤了,父亲就用泥土和扎好的干稻草当原材料,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垒了两间墙壁厚实的土坯房,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家了。
      随着弟弟妹妹的出生,家里的生活更加拮据了。父亲就利用下雨天生产队休息的时候,到大水泡子里捞菱角、割蒲草。齐腰深的水一泡就是大半天的时间,再加上下雨天气温骤降,冻得人上下牙打颤。回家后,父亲用大锅将捞来的菱角煮熟,然后骑自行车到城里的小胡同去卖,一碗才卖五分钱。
      八一镇产大米,可我们家常年烧的是蒲草,吃的是高粱米。不懂事的我因为吃不到香喷喷的大米而多次哭闹:“爸爸,别人家都吃白饭,我们家为什么吃黑饭?我不吃,我不吃!”爸爸的眼神有丝歉然和无奈,他温和地拉住我的手对我说:“这黑饭里有铁。”
      说完,他用他的拳头用力地打了下水泥炕沿,笑着说:“一点儿都不疼,不信你试试。”我半信半疑地举起自己的拳头试了试,真的不疼啊!
      回城了,父亲为养家做起了“兼职”
      1982年,父亲返回城里当了一名铸造工人,每月的工资有38.6元。
      高中暑假的一天,因为家中有事,我去城里找父亲。当我站在铸造车间门口时,就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,我从漂浮着粉尘的车间中看到一个人正向我走来,他穿着蓝布长袖的工作服,脚上是一双沉重的大头鞋,戴着的白色口罩几乎遮住了整张脸。
      走近后,我才看出这个人竟然是父亲,他的口罩上面有两小一大三块黑渍,他的头发根里都满是尘灰。
      在来这儿之前,我对父亲所从事的铸造工作并没有什么具体概念。我从来没想过父亲每天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工作,每天的工作苦不苦累不累,如今看到父亲才知道他这38.6元的工资挣得是这么不容易,从此我对父亲又多了份敬重和心疼。
      几年后,我们全家也搬到城里,我们的新居是低矮的平房。搬家的大车上除了两袋大米外,再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,可是对我们一家人来讲,从今往后,我们又能在一起生活了。
      回城后,母亲没有工作,一家人的生计只能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。但父亲认为母亲忙活家里的活,照顾我们已经很累了,所以他从来不提让母亲出去找活干。然而摆在面前的困难都不容忽视,于是,父亲就做起了“兼职”。
      他每天夜里12点到馒头铺门口站排,等到新蒸的馒头出锅以后,就用自行车驮着满满两大筐的馒头去农村卖。行程100余里,一个馒头才挣二分钱,一路上饿了,就捡那些被挤得变形的馒头充饥,一整天下来,连五分钱的冰棍都舍不得买。
      供出三个大学生,父亲却病倒了
      在我的记忆中,父亲就是一个默默无闻、不声不响的老实人。别人坐着,他可以站着,别人吃着,他可以看着,他从来不说他人的长短,也从不依赖任何人。
      就是这样一位父亲,自己虽然没念几年书,却将三个孩子全都培养成大学生。因为他的心中有一个坚定的信念:一定要让儿女读好书,这样他们才会有出路!
      我和弟弟不负众望,先后考入了大学。1995年,妹妹考试失利,分数只达到一所医学院的自费线。母亲拿着那盖红章的入学通知书哭了,一直沉默的父亲终于说话了:“自费咱也念,钱不是问题。”
      1996年,父亲单位效益不好,他下岗了。父亲为了不足200元的月工资,到一家建筑公司打更。妹妹毕业一年后结婚了,与丈夫一起经营了家个体诊所,效益和口碑都很不错。看到三个儿女都有出息了,爸爸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
      一转眼十年过去了,父母终于告别了小平房,住进了宽敞的楼房。二老每天一起去早市买菜,一起去公园遛弯儿,真正过上了城里人的休闲生活。然而,正当父母享受着幸福的晚年生活时,厄运却悄然降临了。
      2008年4月父亲被诊断患上了直肠癌,手术是较比成功的,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。两年过去了,我们一直小心翼翼地关注着父亲的情况,就在我们认为父亲终于跨过这道坎儿的时候,一纸诊断书却击碎了我们所有的希望。
      2010年4月,父亲被确诊为直肠癌术后复发,医生委婉地表示让我们明白,属于父亲的日子不多了。
      在为数不多的日子里,我才读懂父亲
      从最初的无法置信到后来的坦然接受,父亲仅仅用了二十四小时的时间。他的眼神明显地变化,我看到了他的不舍和遗憾,但更多的是鼓励。并非看透生死,而是不想将最后的时光浪费在痛苦和别离上,实在无法想象,我的父亲到底有多坚强?
      离开医院回家的时候,父亲不让我们搀扶,自己走上了楼。父亲只是想喝口水,可现在却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了。当年那个把200斤麻袋扛上肩,一顿饭吃上十四个馒头的铁汉倒下了,再也站不起来了。把父亲扶到床上,我一直说着些无关紧要的话,只有这样,我才不至于在父亲面前失声痛哭,我知道,父亲希望我们坚强。
      回到房间躺下,眼泪决堤,突然想起小时候,每次我躺在床上哭泣,父亲总唤着我的乳名,柔声轻哄:“不能哭着睡觉啊,精神会不好的……”这么多年,我们忽略了老实巴交的父亲,如今在这屈指可数的日日夜夜里,我才真正地读懂了他。
      您那件崭新的蓝色棉服还没来得及穿,妹妹的新房子您还没能看过一眼。每当阴雨天,母亲总会迷失方向,留下她一人,您能放心吗?今年的父亲节,对于我来说,充满着无助和悲伤。爸爸,让我亲口对您说一声:“爸爸,谢谢您给我生命,谢谢你养育我长大,我永远爱您,下辈子,我还做您的女儿……”


2011年03月21日

添加时间:

为让儿子安心高考 癌症父亲隐瞒病情

上一个:

下一个:

下一个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