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师亲友受伤害 该不该起嗔恨心(索达吉堪布)

2011-05-16

 

上师亲友受伤害 该不该起嗔恨心 

索达吉堪布讲   

摘自《入行论释·善说海 讲记(82)》

  昨天前面讲了,若人毁坏佛塔、佛像、佛法,不应对彼生嗔恨心,三宝所依远离一切损害之故。同样,若人加害上师亲朋好友等,也不应该生嗔恨心,因缘所生之故。
  当然,这跟世间原则有点相违,世人认为上师亲人受到伤害,一定要报仇,否则就是没胆量,不懂世间法。但大乘的做法与之相反,本来,自己的根本上师或传法师、皈依师、授戒师等恩德非常大,不仅自己恭敬,而且渴望成千上万的人对他恭敬承侍。若有人诋毁甚至伤害上师,或者侮辱谩骂父母亲友,此时我们该如何面对呢?应该心里想:这是一种因缘。
  前段时间也讲过,“所有众过失,种种诸罪恶,彼皆缘所生,全然非自力”,无论是过失还是罪业,皆依因缘所生,全然无有自主之力。上师亲友受到毁谤损害时,其中必定存在着因果的玄妙,不能随便生嗔恨。那遇到别人轻辱上师时,我们该怎么办呢?无垢光尊者在《心性休息》中说:“有些人恶语诽谤上师时,应当想方设法加以制止。如果自己无有能力制止,则一边思维上师的功德,一边用手指捂住耳朵,不听他的胡言乱语,切莫与该人亲密交往、畅所欲言。”这就是一种原则。
  现在有些人,听到别人对他上师不满,说一点过失,就马上吵起来:“你凭什么说我的上师?我上师跟佛没有差别,你这种人哪有资格评价他老人家。”互相争执不息,进而拳脚相加。这说明他对大乘教义不精通。不管是上师也好、亲朋好友也好,当受到诋毁侮辱时,自己应了知是因缘所生,没必要为此而妄生嗔恨。《四十二章经》中也说:“恶人害贤者,犹仰天而唾,唾不污天,还污己身。……贤者不可毁,过必灭己也。”
  当然,对一个佛教徒来讲,最执著的就是自己的上师,一旦有人进行加害,拼了命也要跟他搏斗。世人这样做情有可原,但大乘修行人一定要学会安忍。听说有些人扬言:“我的上师与莲花生大师无二无别,如果有人毁谤他,我就拿刀子杀了他。”表面上看来,他对上师的信心非常不错,很有胆量,实际上完全违背了《入行论》的宗旨和教义。因此,大家以后若遇到有人对上师不敬,千万不要生嗔恨心。
  印度佛教的历史中有这样一个公案:圣天论师一生中和不少外道辩论,晚年亦不放弃口诛笔伐。有个年轻的婆罗门外道,见师父被折服,心里很不服气,他发誓道:“你圣天以口胜我师,我要以刀胜你!”他一直暗暗跟踪,找机会行刺圣天论师,但因其弟子众多,无从下手。一日,终于被他得到了机会,他看见圣天论师在大树下坐禅,就纵身跳到跟前,愤怒地说:“圣天,过去你以利口战胜我师,而今我要以快刀劈开你腹,看看谁厉害!”说罢举刀就砍。
  圣天论师中刀后没有马上死,他心无怨恨,反而怜悯那年轻人的鲁莽。他诚恳地说:“学术上的争论哪有用刀剑来代替的?你毁了我的肉体,毁坏不了佛法。你是被无明烈火燃烧得神智昏迷了,我原谅你的愚昧无知,快逃到山上去吧,暂时不要下来。我的弟子们快要回来了,有不少人还没有获得法忍(法忍:心能安住于实相之理。——原注),他们必不饶你。”那年轻人一听,愣住了!圣天接着说:“你的所作所为,是没有受过佛法教化,个人情见太重,为愚痴所欺、狂心所惑,我不会计较,快逃命去吧!”年轻人见圣天论师竟如此宽恕他,怎忍再砍第二刀,反而跪下来忏悔认罪。圣天论师催他快走,他只得逃上山去了。
  不一会儿,众弟子回来,见上师倒于血汨之中,大吃一惊。没有证到法忍的,果然怒火中烧,要追赶凶手报仇。此刻圣天论师尚未气绝,他竭力用微弱之声劝阻道:“行刺者早已远去,原谅他吧,他是被妄心愚见所驱使。我已到暮年,终有一死,怨怨相报,必无了期。佛法讲的是无我、能忍,我要你们宽恕他!”说毕,瞑目而寂,面无一点憎恨之色。
  可见,真正的高僧大德,纵然受到生命危险,也从来不怨恨别人。从他的弟子也可以看出,得到法忍的不会生嗔恨心,而未得法忍的,在违缘面前根本控制不住情绪,但这种做法上师并不愿意,即使倒在血泊中,也是劝他们不要报仇。
  佛教历史上,圣天论师的圆寂,大家还是应该深思。当我们的亲人和上师受到伤害时,自己会怎么样对待?这是个非常关键的问题。前不久,有位出家人的弟弟被杀了,他听到这个消息后怒不可遏,准备还俗找凶手报仇。如果他受过大乘教育,此时就变成一纸空文了,对他相续没有任何作用。学习这部论典的人,大家也应该想一想:“如果我的父母、我的上师今天被坏人害了,而且还杀了他,这时候我该怎么办?”
  当然,有些人不要说杀自己的亲人或上师,就算是说一点过失,他也忍受不了,马上跟别人打起来。这非常不合理!昨天《亲友书》的教证说,不管是为了任何人,最好不要造恶业,因为,地狱的果报,他人是无法分担的。《四百论》中亦云:“如王分权利,不能分罪恶,智者谁为他,自摧毁后世。”意思是说,国王虽有能力分配财物与权位,却无法分配自己所造的罪业,真正了知因果取舍的智者,谁会为他人造业而摧毁后世的安乐呢?因此,不管是为了什么样的对境——我的国家、我的民族、我的上师、我的寺院,都不应该造恶业。
  有些人平时修得不错,可是一遇到关键问题,经常奋不顾身,为他而造恶业。以前在“文革”期间,有些上师为了自己的民族、为了自己的佛教,亲手杀了很多人。表面上看来,他的出发点是为了佛教,但实际上是不合理的。佛教的兴盛毁灭,自有其特定因缘,倘若为此而伤害众生,绝对不是大乘的行为。这一点,从颂词中也看得出来,至于引申的意义,大家理应再三去体会。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