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代围棋史话----秦汉时期

2011-04-08

秦汉时期围棋虽然传遍全国,但由于统治者不重视、舆论也不好,史料记载有名有姓的围棋弈者不足十人。其原因是当时人对弈棋认识不足和偏见所至。如《汉书》记贾谊对围棋的抨击:“失礼迷风,围棋是也。”史游《急救篇》也说:“棋局博戏相易轻”,说下棋者相互轻侮,举止不检点。更有甚者把围棋当成了卜筮,《三辅黄图》载汉朝宫廷内下棋“胜者终年有福,负者终年疾病,取丝缕就北辰星求长命乃免。”这就严重阻碍了围棋的发展。所以,东汉有识之士首先要从理论上为围棋注入新的内涵,为“弈”正名。

    东汉时期著名史学家班固撰写了《弈旨》,他的学生马融写了《围棋赋》,李尤的《围棋铭》,黄宪的《机论》等一大批围棋理论家来弘扬围棋。班固《弈旨》中阐述了围棋的特征:“局必方正,象地则也。道必正直,神明德也。棋有白黑,阴阳分也。骈罗列也,效天文也。……上有天地之象,次有帝王之治,中有五霸之权,下有战国之事。”最后说明下棋是符合圣贤的教化,有修身养性的好作用。马融《围棋赋》:“略观围棋兮,法于用兵;三尺之局兮,为战斗场。陈聚士卒兮,两敌相当;拙者无功兮,弱者先之。”将围棋与兵法联系起来,对后世影响很大。《隋书.经籍志》就围棋书籍归入“兵法”一类。宋代张拟《棋经十三篇》:“局之路三百六十一。一者,生数之主(数字的起始),椐其极(天元)而运四方也。三百六十以象周天之数。分而为四隅,以象四时。隅各九十路,以象其日。外周七十二路,以象其候(节气的三分之一)。”将天文历法附会于围棋之中。北宋潘慎修《棋说》:“仁则能全,义则能守,礼则能变,智则能兼,信则能克。君子知斯五者,庶几可以言棋矣。”围棋与五常相互应证。欧阳修《新五代史.周臣传》:“治国臂之于弈,知其用而置得其处者胜,不知其用而置非其处者败。”从围棋中悟出治国之理。清代尤侗《棋赋》:“试观一十九,胜读二十一史。”把围棋放在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。道教、佛教也都不同程度从围棋中悟出修身、说法的要旨。

    围棋能与文化形态中各领域互相贯通印证,围棋的内涵被无限拓展,棋盘内外被融为一体,这正是围棋的魅力所在,说明了围棋内涵的博大精深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