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葛亮诫子书

2011-04-06

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淡泊(澹泊)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夫学须静也,才须学也。非学无以广才,非志无以成学。淫慢则不能励精,险躁则不能冶性。   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,遂成枯落,多不接世,悲守穷庐,将复何及!
译文
  1.君子的操守,(应该)恬静以修善自身,俭朴以淳养品德。不看轻世俗的名利就不能明确自己的志向,不宁静就不能高瞻远瞩。学习必须静心,才识需要学习,不学习无从拓广才识,不立志不能学习成功。沉迷滞迟就不能励精求进,偏狭躁进就不能冶炼性情。年年岁岁时日飞驰,意志也随光阴一日日逝去,于是渐渐枯零凋落,大多不能经济世,可悲地守着贫寒的居舍,那时(后悔)哪来得及!
   2.品德高尚、德才兼备的人,是依靠内心安静精力集中来修养身心的,是依靠俭朴的作风来培养品德的。不看清世俗的名利就不能明确自己的志向,不身心宁静就不能实现远大的理想。学习必须专心致志,增长才干必须刻苦学习。不努力学习就不能增长才智,不明确志向就不能在学习上获得成就。过度享乐和怠惰散漫就不能奋发向上,轻浮急躁就不能陶冶性情。年华随着光阴流逝,意志随着岁月消磨,最后就像枯枝败叶那样(成了无所作为的人)对社会没有任何用处,(到那时)守在破房子里,悲伤叹息,又怎么来得及呢?(穷庐,亦可解为空虚的心灵。)  
 3.有道德修养的人,他们是这样进行修炼的:(夫君子之行)  
 他们以静心反思警醒来使自己尽善尽美。(静以修身)  
 以俭朴节约来培养自己的高尚品德。(俭以养德)   
除了清心寡欲、淡泊名利,没有其他办法能够使自己的志向明确清晰、坚定不移。(非淡泊无以明志)
  除了平和清静,安定安宁,没有其他办法能够使自己为实现远大理想而长期刻苦学习。(非宁静无以致远)  
 要想学得真知,必须生活安定,使身心在宁静中专心研究探讨。(夫学须静也)  
 人们的才能必须从不断的学习之中积累。(才须学也)  
 除了下苦功学习,没有其它办法能够使自己的才干得到增长、广博与发扬。(非学无以广才)
  除了意志坚定不移,没有其它办法能够使自己的学业有所进、有所成。(非志无以成学)  
 贪图享乐、怠惰散慢就不能够勉励心志使精神振作发奋向上。(淫慢则不能励精)  
 轻险冒进、妄为急躁就不能够陶冶生性使品德节操高尚。(险躁则不能冶性)   
如果年华虚度,任随岁月而流逝,意志一天天任随时间而消磨,(年与时驰,意与日去)  
 就会像衰老的树叶般一片片凋落成灰,变成无用之人,(遂成枯落)  
 这样的人对社会没有一点用处,大多不能够融入于社会,(多不接世)  
 只能够悲伤地困守在自己穷家破舍之中,空虚叹息,(悲守穷庐)  
 等到将来那时知道要悔过、改过,却怎么也来不及了。(将复何及)

上一篇:太公家教
下一篇:颜氏家训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